中国金融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银行
国际刊号:0578-1485
国内刊号:11-1267/F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25216 人次
 
    本刊论文
中国金融 2011年第3期

编者按:毫无疑问,当欧美大银行在金融危机的风雨飘摇中倒下不少之时,中国大银行如一朵奇葩冲上了世界银行之首的位置。然而银行业的分析家们对中国的银行业充满担忧,并提出“中国的银行:是真正的奇迹还是海市蜃楼 ”的疑问。本文与读者共同回顾2004和2006年的中国银行业,重看它们从欠债累累到赚得满钵满盘的“非正常”途径。

  中国银行业“洗心革面”
  如果你加入中国银行在深圳的“财富管理中心”,你就可以享受折扣购物、健身俱乐部的优先资格和机场VIP休息室等多项服务。但是在上海的中国银行另外一家分行,张造燕(音译)骑着自行车冒雨来到银行,花了半个小时向防弹玻璃后面、动作迟缓的出纳员不断做着解释:一个银行职员错误地输入了储蓄卡申请表上她母亲的名字。她此前曾给银行致电,并来过银行一次,但都没有解决问题。
  事实上,中国的银行正面临着最大的挑战:抛弃半个世纪以来计划经济的传统文化,将自己重塑成负责任的贷款者和面向中国新兴富有消费者的服务提供商。
  中国四大国有银行面临着来自外国机构和本土灵活的二线银行的竞争,四大银行正竭力提高其存款基础。这些存款为他们发放贷款提供了低廉和充足的资金,银行的大部分利润正是由此而来。这意味着银行需要讨好富裕的个人消费者,这正是中国银行在深圳推出的“财富管理中心”所针对的目标客户。由于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对贷款的需求萎缩,麦肯锡预计,在10年后,中国三分之一的银行利润将来自于向个人提供信贷和其他金融服务。目前此类业务的比例仍然微不足道,但正以飞快的速度增长。截至2003年年末的3年,抵押贷款在过去3年增长了两倍还多;汽车贷款增长了9倍;信用卡数量增长了5倍。
  但是,由于个人信贷在中国还是一个新事物,这里几乎没有信用资料可用。客户信息以不同的形式分散于各地,使银行之间不能进行便捷的信息交流。除了银行自行设计的主要依靠借款人诚实填写的资料清单外,银行在作出贷款决定时可参考的依据非常少。其实,个人借款者可能是银行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因为个人借款的动机很难考察。 浦东发展银行的陈小蕾(音译)说,有些人贷款买房是用来投资,并不是给自己住,这样就使贷款增加了一些投机因素,使银行很难审查信贷风险。
  另外,用户需求日益复杂,让国有银行赶不上步伐。中国海洋石油股份公司首席财务官邱子磊表示,中海石油是通过内部财务机构而非银行进行交易融资的。虽然公司使用银行融资有所增加,但他解释道,时间不等人。
  邱子磊认为,银行的文化正在转变。他说,银行从前是老大,如今银行也要派人跑企业了。中国银行已经在中海石油在深圳和天津的业务经营地设立了微型银行,处理中海石油在当地的工资发放业务,同时还为该公司职员提供一些增值服务,比如提供购车贷款等。邱子磊说,这样做增强了中国银行的实力,即使与花旗银行相比,中国银行都具有竞争优势。
  摘编于2004年第7期总第20期
  
  大银行的游戏
  全球的投资者正在花费数十亿美元来持有中国混乱的银行体系的股份。中国巨大的投资潜力让人眼花缭乱,投资者想持有其股份希望这里在本世纪末能变成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
  银行业的分析家们对中国的银行业充满担忧,并且作了一篇题为“中国的银行:是真正的奇迹还是海市蜃楼?”的报道。国际咨询公司麦肯锡描述了缺乏审计和平衡机制的银行会使不良贷款的比例持续攀升,任何对于这些坏账调节的失败都有可能使中国未来的前景存在风险。中国银行业的困境自然是存在的,然而,它在全球金融业的历史上又有着非同一般的特质。
  中国的银行实际决定批准进行贷款――不是在毛泽东时期,仅仅是在去年。中国金融的发展是从毛泽东1949年建国后开始的。共产党成立了中国人民银行,20年来一直扮演中央银行的角色。那时它的基本目标是依据中央的指令,支持国有产业的发展。当下一届的领导人邓小平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进行市场改革,中国的经济学家们很快意识到他的此次改革如果没有现代金融体系的支撑很可能会失败。
  北京将中国人民银行的职能范围分散给其他各大银行,包括国内的产业、外贸、建筑、农业。就是现在著名的国有四大银行。在这四大银行之下,政府同意少部分国有银行支持私营企业,并强制将上千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合并成100家城市银行。
  中国银行监督管理委员会已经开始威胁银行的管理者,如果不良贷款比例上升2%,他们的职位也就岌岌可危。因此面对愤怒的中央银行,银行在发放贷款上拒绝一些中小企业的贷款要求(即高风险的借款者)。尽管不良贷款的定义是不清晰的,中国的贷款只要能够维持利息的支付,就被认为是优良的贷款。“就连高层的管理者们对于其目的也是不明确的,”国际金融公司东亚和太平洋区(世界银行私人贷款部)的主管Javed Hamid说。
  除非监管机构停止给予银行供给,否则中国整体的银行体系是不堪一击的,但大多数外国专家预期不会有大体系的危机:北京持有的外汇储备达到4000亿美元用于处理危机事件。
  然而,当中国白热化的经济逐渐冷却,这笔资金应该会派上用场的。国际金融公司(IFC)的第一笔投资5亿美元尝试重造上海银行,建立一个有效风险管理、较高的会计标准的借方模型。但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当管理逐渐良性运转之后,而整个结果可能处于低迷状态了。“因为政府不愿意插手去管,也不愿别人去管。”国际金融公司东亚和太平洋区(世界银行私人贷款部)的主管Javed Hamid说。里昂信贷主席、经济学家Jim Walker确信银行将逐渐对借款人变得强硬――揭示出他们是多么彻底地信奉资本主义了。在过去,他们不惜形成坏账地让人们逍遥自在地消费;现在,如果它处于威胁和压力之下,银行很有可能说,我不打算借你更多的钱,银行将逐渐变得更加聪明。这个结束语可能不完全是赞扬,但至少也算得上是进步的了。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中国金融》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19《中国金融》编辑部  (论文发表网)   --